陈拭钟闯食 发表于 前天 07:26

一小段时光里的爸妈

&nbsp;&秋浓了,想你了nbsp;&nbsp;&nbsp;故事从我深爱着的秋天开始,没错,我深深的爱着秋天。从孩提时就爱上了,深深的,一直爱到现在。这时候你会笑我,幼稚的童年不懂得爱,但是聪明的人啊,请不要这么急着笑话我,因为你从不曾在空旷的田野飞奔,你根本无法体会路,相伴而行,才风景独美与苍穹一起飞扬的感觉;你更没有在炊烟袅袅的村庄里生活,你很难在夕阳落下的傍晚,找到已渐渐模糊的归途。总之,你没有深入走进秋天的故事里,所以我原谅你善意的笑,只不过,此时我会从心底涌出淡淡的忧伤,能和我一起分享那些故事的,只有我越来越割舍不下的记忆了。<br>&nbsp;&nbsp;&nbsp;&女人的心是一把壶nbsp;既然这么深深的迷恋秋天,总是有缘由的吧。不光你会这么问谢谢你曾经伤害过我,我也经常这么问自己,甚至会因为这个问题,经常从夜半的梦里醒来,一番苦苦思索之后,却一直没找到明确的答案。终于有一天,我意识到今年的秋天又将远去,再见她时,又是来年。不如趁着她还未走远,循着她轻盈的脚步,一觅芳踪。<br>&nbsp;&nbsp;&nbsp;&nbsp;先跟我往村子西边走,我们一起去看看不老河。假如你婆媳是解不开的缘12年前来到这里,那么我们应该往村子南边走,那个时候的村庄和一百年前的村庄一样,古老而质朴,没有一丝雕琢,随处可见参天的杨树,就连道路都是用双脚踩出来的。当然也包括我们脚下这条小路,沿着小路一直走,就来到了不老河。这是一条自然形成的河流,爷爷说他小的时候,还是一条两三米宽的水沟,随着时间的冲刷,越来越宽,越来越长,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这样,有几十米宽了。小河蜿蜒的绕过村子,很随意的向东流去。这个季节的不老河,早就铺满了菱角,墨绿的菱角叶连成一片,一直铺到天堂,打不进你的电话眼睛的尽头。杨树的叶子已开始泛黄,就像夹在课本里的标本,秋风拂过,树叶便散落一地。我相信你此时的想法和我一样,那么我们就顺着河堤静静地走,注意,是静静地走,除了双脚踩在落叶上面发出沙沙声之外,我们不要打扰了它们的清梦。<br>&nbsp;&nbsp;&nbsp;&nbsp;不老河的对岸也是一个村庄,那个村子里的人叫我们这里是河北,那么,他们那里就是河南。河南的村子后面是一片桑树地,不过这个时候的桑叶早已经落了,我以前经常划船过去摘桑树下的甜瓜,不过那是在夏天,河里没有这么多菱角,划着小船可以来去自如。桑树田再往南,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不远就是一座小山,小山没有名字,因为在南面,村里人都叫它南山。南山虽然不高,山路却不好走,丛生的秋草,细长而浓密,挡住了原本就崎岖的小路。山上是大片的山楂地,正是山楂收获的时节,熟透的山楂要么红得发亮,要么黄得可爱,不管什么颜色的,都毫不吝啬的挂满枝头,沉甸甸的,向我们微笑。<br>&nbsp;&nbsp;&nbsp;&nbsp;一条山沟横躺在山脚下,虽然雨水很少,山沟里还是有一条细细的泉水,缓缓的向山下流去。过了山沟就来到了稻田,你现在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稻茬,一排水杉从赏析古诗《木槿》说起横穿东西,将空旷的田野里分为两半。几个放羊的孩子在田埂上捉着蛐蛐,想必是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任凭羊儿自由的在田野里吃草。<br>&nbsp;&nbsp;&nbsp;&nbsp;走了这么远的路,不知道你累了没有,看了这么多,我却依然没有寻觅到秋天的芳踪。但此刻,我早已心静如水。真巧,太阳也落山了,落日余晖中,村庄里已升起袅袅炊烟,你知道吗,那就是我们回家的方向,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平我亲爱的老爸老妈静地,怀揣着秋天的故事,回家。<br>&nbsp;&nbsp;&nbsp;&nbsp;我知道,我不会再从夜半的梦里惊醒,追问自己深爱秋天的缘由了。<br>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小段时光里的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