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骋队丝攀 发表于 前天 07:27

秋云不雨长阴

我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算不得读书人的读书人。  <br>  离家不到两公里的崇福公园修建成功投入使用多日,我竟然一无所知。  <br>  第一次去崇福公园是端午节的前一天晚上。同学回家过端午邀我去公园小聚,我竟然惊问公园在哪里,问的同学一脸的惊愕和迷茫恋红尘,醉生梦死笑苍生。那晚的公园没有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许是只顾着和同学谈那些过往忽略了身边的风景?只模糊记得那里人很多,站在湖边一阵风吹过时居然有一丝凉意。  <br>  第二次去崇福公园是10年6月27日。一群朋友几日未见,邀约公园小聚。从陶家河桥出发,沿金穗大道直行,骑摩托车不过五分钟的路程就到达目的地—崇福公园。一路上朋友加大油门速度飞快,风在耳边呼叫而过高,筒靴子,我尖叫着,伸开双臂,在那时感受到了飙车的疯狂和快乐。夜八点多的崇福公园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吧,湖边,亭子,都涌满了或乘凉,或散步,或如我们小聚的人。我们一行人兵分两路,男士带着孩子在广场嬉戏,我们几位女士在亭子里静坐,聊聊家长里短,儿女情长。一朋友发信息问我在忙什么,我随即回复:在公园和一帮朋友聊天,凉风习习,灯光点点,花香阵阵,笑语盈盈,这样的生活很美……而就在三天前,曾经觉得世界的末日已经来临的我,三天后已经能够忘记那些伤心的过往,看来人,在不经意间总是能跑车型音响够创造奇迹的。  <br>  2010年6月25日,因为一些让人很无奈的事情,在儿子中考时我没能陪同他度过他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日子,又一次只身一人去了郑州。故地重游,没有喜悦,只有淡淡的忧伤掠过心头。乘坐大巴,紧赶慢赶的终于赶上了和那帮护腰中老年保暖裤女同事小弟小妹们的散伙饭,场面没有我想像中的那种凄凉,也许时间能治疗人心中的伤痛吧,每个人似乎都已经学会了把伤痛掩藏,学会了强颜欢笑。想起了辛弃疾的那首《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靴子明星同款男,爱上层个性休闲牛仔裤女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新凉好个秋。这首构思新巧,平易浅近的词,浓愁淡写,重语轻说,激情寓于婉约,含蓄蕴藉,语浅意深,也许是大嘴猴内衣套对憔悴如我者—人到中年的心境的最贴切的写照吧!记得《红楼梦》里有一句: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宴席。我们这帮难姐难妹难兄难弟们真的就这样就【擂台赛第一期】荞麦散血染的橄榄绿了,散的有些壮烈却没有悲伤……  <br>  那天登录我们常律师的空间,在那里我读出了一位大名鼎鼎的公益单色口罩律师的无奈无助和凄凉。终日奔走于维护公理、伸张正义、救助弱小的那种艰辛和发自肺腑的愤怒,让我深深的敬佩。  <br>  写到这里似乎觉得已经不知所云,想要告诉自己的是:无论怎大码宽松女显瘦套装夏样,要永远保有一颗快乐的心,坚强着,坚持着并快乐着,永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秋云不雨长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