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信孜徒辗 发表于 前天 07:27

会飞的羽毛

周六清晨,大雨过后的那份清新让人暂时遗忘酷暑的夏日,阴天仿若是一个忧郁男子的眼神,低头凝视着心仪的某个她。缘分亦复如是,也许瞬间的一瞥,就是过去世种下的深深因缘。<br>  身处娑婆,随着年龄的增长,压力和烦恼也就逐渐占据着内心的各个角落,遥望来时路,所有的梦想,期待,感情似乎成了累赘,因为需要面对现实,自己劝说着自己暂时放放,等物质生活充盈之后再来追寻和实现精神上的种种奢望。错过了也许就永远成为遗憾,等你再回去拥抱当初的那份赤子之心,发现再也回不去了,俗世的染尘已经占据心灵,无法自拔与清理。<br>  如梦的人生,往往在遇到生命大限抑或是疾病的打击,个体生命才会反躬自省,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生命的因素。看得破,忍不过,说可怜的人,被可怜的心捡起易行难,60天的祭,我最后青春的墓志铭生命的长度在增长的同时,深度和广度呢?是否还在原地打转,或是流俗于生活的琐碎与世故。<br>  心中时常萦绕着现实和理想的冲突,不知道路在何方。人的惰性,贪婪,****诸多负面的生活,需要我们合作因素,看似在道德,伦理的限制与压抑之下,得到短暂的隐藏,可是无法回避的是自己的内心,那个真实的自己,没有任何掩饰的自己。<br>  譬如此刻的我,早过凌晨,对着电脑,听着音乐,用文字抒写着困惑与思索,一种孤独地意境。这种孤独与爱,距离有多远(一)寂寞无关,因为孤独是一种渴望,它与个体生命有关,是一种自我的对话与发现;而非谁的身影,载我柔情寂寞——更多的是****引起的饥渴情绪。很多人因为害怕孤独,所以以种种方法让自己觉得不孤独,却得到更大的寂寞,而不是孤独的意味。<br>  喜欢在寺院里的感觉,一个生命的加油站,在那个环境中,寻找着自己的心,更多的是自省与静心。而非单纯的宗教,从本质上佛教也并非宗教。因为它只是让我们从迷失之中找到生命本质与真理的途径。<br>  让心静下来,谈何容易?真当一个人静下来独处时,脑中的妄念如潮涌般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今天的放生法会让人们直接面对生命的本身,即使是动物,也需要同样与人类一般的尊严与风居住的街道权益。佛教中对慈悲的定义会让人从一个角度看待生命与人们处理与周围人群之间额启示与借鉴。“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简单八个字背后是深深的智慧。慈的定义是平等的极限,即使与你无关的人,亦付出慈心;悲心亦复如是,将他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那是一种给予,布无畏施。看着佛像上那个无畏手印,五指并排合拢,面向朝圣的众生,为了给所有生命一个信心与勇气善良就是天堂,坦然面对生命中的无奈与无常,而非逃避躲藏:慈悲,从心出发。<br>  看着那无数的生命重归自然的时候,内心是如此的喜悦与充实,也许这种仪式感会作为一种媒介,懂得生命的慈悲与价值,早已超越本身放生的含义。升起一份慈悲心,也许就是放生;减少五毒,也是放生;多做善事,也是放生。一个佛教的仪式与活动,重点在于表法,而非简单的满足自我的宗教情怀。生命的慈悲,因为我们有机会,重视自己,回到最基本的人生原点。<br>  生命的慈悲,你我本有,只是在社会化的过程中,内心渐染灰尘,需要自己辛勤打扫整理。看着无数生命重归江中,想起王维的诗句大姐的经验,“隔窗云雾生衣上,卷幔山泉人镜中。林下水声喧语笑,岩间树色隐房栊”。升起一份慈悲,能让自然界的一切有情众生,一草一木,共同体会到生命的价值与尊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会飞的羽毛